欢迎您访问南京律师网!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微信扫一扫
咨询热线:

181-0516-4333

联系我们

联系手机:181-0516-4333

电子邮箱:maybelle@163.com

执业机构:江苏钟山明镜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南京市鼓楼区汉中门大街301号国际服务外包大厦01栋11层A座

您现在的位置是:南京律师网>律师文集 >文章页

施某某与吴某某民间借贷纠纷再审申请书

来源:南京律师网 作者:南京律师时间:2018-01-29

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施某某,女,汉族,1972年12月21日生,住南京市玄武区长江西街3-2号,身份证号码4223241972122100B9。

    再审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冒牟牟,男,汉族,1974年3月B日生,住RG市雪岸镇雪东村四组9号,身份证号码320B221974030B0997。

    再审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WJD,男,汉族,1974年12月17日生,住RG市如城街道金九华府14幢1104室,身份证号码320B22197412171293。

    再审被申请人(一审第三人,二审被上诉人):姜某某,女,汉族,19B7年12月7日生,住RG市如城镇宏济苑92幢404室,身份证号码320B2219B712070027。

    再审申请人施某某因与冒牟牟、WJD、姜某某借款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如东县(201B)苏0B23民初字第5345号民事判决书,NT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苏0B民终第1184号民事判决书,现提出再审申请。

    再审申请请求:1、撤销NT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苏0B民终1184号民事判决书,并依法判决再审申请人施某某对WJD与姜金宇之间的借款不承担责任。

事实及理由: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会议纪要》{2013}1号第二项规定,原告基于借贷关系主张返还借款的,应当对借贷合意和款项交付等要件事实承担举证责任。民间借贷无论是否采取书面形式,均为实践性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 因此姜某某应承担证明借款合同成立并生效的举证责任。

(一)四次借款均无完整的借款合同和支付款项凭证

根据再审被申请人冒牟牟、姜某某、WJD提供的证言以及一审、二审判决书认定的事实,2012年1月至2012年8月10日期间,WJD分四次共向姜某某借款人民币40万元。

第一次借款发生于2012年1月10日至1月15日,借款金额为10万,支付方式为现金交付,针对这10万元借款主张,姜某某未提供借条和银行取款记录。

第二次借款发生于2012年3月14日,借款金额为10万,支付方式为银行转账,但是收款账户人是吴某某,而非WJD。

第三次借款发生于2012年5月25日,借款金额总共10万,其中7万元的支付方式是银行转账,剩余3万元的支付方式是现金交付。针对这10万元借款主张,姜某某未提供借条,同时,7万元的收款账户人是吴某某,而非WJD,3万元现金借款未提供取款记录证明。

第四次借款发生于2012年8月10日,借款金额为10万,支付方式为银行转账。针对这10万元借款主张,姜某某未提供借条,同时在提供的转账凭证中,收款账户人是吴某某,且转账日期不清楚,并不能证明转账日期是2012年8月10号左右。

(二)收款账户人为吴某某,但不能证明借款由WJD使用

    本案一审中,WJD出具了据称是其弟吴某某的证言“情况说明”,证明吴某某名下银行卡(卡号B01382B1050154B3520)由WJD使用。在40万元借款中,27万元的支付方式是银行转账,收款账户人均是吴某某。虽然吴某某出具了情况说明,但WJD和吴某某作为兄弟两个,关系密切,证人证言证明力弱,除此之外WJD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借款是由WJD使用。

(三)《还款计划书》与前述40万元借款时间不相符

姜某某称后来因WJD未能还款,2015年5月20日WJD向姜某某出具《还款计划书》一份,内容为“本人WJD于2012年3月13日至2012年8月10日向姜某某累计借款现金及转账40万元,并按银行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利息……”据再审被申请人所述,借款40万元发生于2012年1月至2012年8月10日期间,《还款计划》却写40万借款发生于2012年3月13日至2012年8月10日期间,与之前所述的借款时间不相符,其证据自相矛盾,《还款计划》不应被认定。

(四)WJD未证明借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第三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本案中借条仅WJD一人签字,施某某未签字也未追认,且借款数额较大,足足40万,已经超出家庭日常生活的消费标准。在证明借款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上,WJD陈述其取现20万元用于结算家庭装潢工人工资等费用,但WJD并没有提供20万元的银行取现记录或家庭装潢合同来证明借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另外20万元,WJD也没有证明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该40万元借款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而申请人施某某出具了房屋装修负责人陆勇的证言,证明2011年12月金九华府14幢1104室已装修结束,装修工人工资为4万元,房屋装修材料款及装修工人工资于2011年12月前已经支付(本案所涉银行转账款项发生在2012年3月以后)。尽管如此,法院完全采信WJD的陈述,而对案外人陆勇的证言视而不见,甚至在判决书中不予提及,违反公平公正的原则。

二、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

证明姜某某及WJD是否存在40万元借款的一项关键证据就是WJD、吴某某与姜某某之间的银行交易记录,由此可说明WJD的实际钱款偿还情况。据WJD所述,其与姜某某之间“没有经济往来,互不认识,”那么他们之间的银行交易往来应仅有27万元,与借款情况相吻合。但实际情况是,2011年8月18日,姜某某曾将285000元通过银行转账转到吴某某的账户,与WJD的表述相矛盾。因此只有调取他们三人之间的银行交易记录,认真核对,才能查清事实。

另外,关于借款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WJD陈述其收到姜某某的转账后,通过取现的方式,用于支付装修工人的工资。由于支付金额高达20万,通过调取吴某某该账户的交易记录,即可查清其是否取现以及资金走向。

    再审申请人施某某于201B年12月15日、201B年12月31日二次向原审法院提出调取吴某某、姜某某、WJD之间的银行账号交易记录,但一审法院未同意。上诉后,2017年3月20日向NT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调取银行交易记录,2017年4月1日到NT市中级人民法院做笔录,中级法院同样未予准许。由于再审申请人否认借款事实的主要证据是银行账号交易记录,曾多次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取,人民法院却未准予,致使再审申请人无法拿出关键的证据,以查明事情真相。

综上所述,本案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二款、第五款的规定,请求贵院依法启动审判监督程序,纠正原判决错误。

    此致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代理词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